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大三角(Thomas視角

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的大三角嗚嗚嗚嗚。

*大三角(親情向

*ooc

*自我流設定(黑幫家族

閱讀前需知
>minho年紀最大 newt其次 thomas最小
>年齡差是三歲三歲
>他們都是超齡天才
>現實生活中的黑幫不可能那麼屌

Minho視角   Newt視角

--

Thomas討厭狹窄的地方,例如他現在待的這個鬼地方。即使他討厭這兒,他依然很難管住自己的嘴巴。他不怕黑,但是他聽的到細微的小小聲的吱吱聲。那些灰色的朋友,他的室友總會那麼稱呼,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是討人厭的小偷。

這也是大家討厭被關小黑屋的原因,誰想和牠們待一個晚上。他一開始也很怕牠們會做什麼,畢竟他聽過很多繪聲繪影故事,但最後他發現牠們對他這種又髒又臭的皮包骨一點興趣都沒有。被關在這兒除了水什麼也沒有。他真想離開這該死的孤兒院。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他有些不適應,

「希望你已經得到教訓了Thomas,去換上你最好的衣服。」她頓了頓,「你最好閉緊你的嘴巴。」

「是的,夫人。」他用盡全力讓自己嚴肅些,以免又被用嘻皮笑臉為由罵一頓。

他衝回寢室,他們的房間很狹小但總比那該死的處罰室好些。

「Hey,Thomas你出獄啦。」

「Hi Frypan,說的好像這裡不是監獄一樣。」Thomas扮了個鬼臉。

「對了,你知道是哪位尊客要來嗎?」

「誰知阿,大概是哪個想要展現善心的政府官員吧。」FryPan一邊套上衣服一邊回話。

「喔希望他們帶點好東西來。」Thomas看著他的小箱子試圖挑出一件比較不皺的衣服。

 

結果來的是和政府沒半點關係的Alex先生。

他完全不懂Alex挑中自己的原因,他除了上課作亂甚麼事也沒幹。

他相信夫人也相當困惑,他大概會一輩子記得Alex說要領養他時,她震驚的表情。

「Thomas是個聰明的孩子就是有些不受教,先生確定要他?」

「我只需要聰明的孩子其他無所謂。」Alex聳聳肩,視線一向不知所措的Thomas,「你願意嗎?」

還沒等Thomas回答,他繼續說「我家現在已經有兩個小孩,一個比你大六歲叫Minho另一個比你大三歲叫Newt,我相信你們會處的很好的。」

 

Thomas看著Alex,他有種感覺他將來的人生會大大的不同。

 

「真羨慕你可以離開這鬼地方。」FryPan趴在床上看著他把為數不多的東西丟進箱子。

「現在羨慕還太早,等我吃好穿好回來見你再羨慕吧。」Thomas還在思考他究竟為甚麼會被挑中。

「你會回來見我?」

「也許。不過如過你被溫馨的家庭領養走更好吧。」

「我也這麼覺得。」FryPan嘆了口氣,他舉起拳頭「好好照顧自己啊,兄弟。」

Thomas笑了笑,同樣舉起拳頭,看向比他大兩歲的Frypan,「你也是阿。」

 

他們才不到十歲,卻無法像平凡小孩一樣到處玩耍享樂。

 

Minho跟Newt是兩個怪人。他很少這麼叫別人,通常都是他被別人這麼評論。

他們對他很好,他很少見到Alex。基本上他需要甚麼都是Minho跟Newt買給他的。

他們其實也沒比自己大上多少,也只是未成年的小毛頭。但他總覺得Minho跟Newt可能比很多成年人更成熟。至少他很確定Newt是他們三個裡最成熟的,而他不過才大Thomas三歲。

Thomas以前從來不懂自己為何要學怎麼看股票,跟Minho學武術,跟著Newt學狙擊,學東學西。他隱約感覺的到Parker家不是一個正常的家庭,但他也沒去多想。他知道自己不需要管這麼多,所以就算Minho和Newt瞞著他討論事情,他也不曾追問。

然後後來他知道了一切。

Parker夫婦出了意外,底下的人搶著要當Parker的當家。

Minho那時才十九歲,根本就不被他們那些人放在眼裡。

「Tommy,如果你不想,我們不會要求你淌這混水。」Newt坐在他對面說,「但是最近你得小心一點。」

「我加入。」他當時也沒多想,只是想著他不能知道這一切又乾坐在家裡等著他們回來。他聽著他們的計畫,替他們計算計畫的可行性。

他第一次殺人比他想像得更加冷靜,也許是因為隔得很遠的關係。

他戴著耳機看見Minho和Newt闖進會議室,。一切就和他們計畫的一樣。而那些人的狙擊手早就被他們幹掉了。

「嗨我是Newton Parker」Newt一手拿著槍,輕快地和大家打著招呼。

「我是誰大家應該都知道吧,各位好啊。」Minho拉了張空的椅子坐下,「今天有會議怎麼沒通知我呢,好歹我也是Parker家的孩子啊。」

「你才十九歲,我們不打算讓你插手這事。」Alex的弟弟,他們親愛的叔叔和藹可親的說著。

 

這個該死的偽君子。Thomas想著。他記得這傢伙哭哭啼啼地和他們說Alex的遺願就是他們三個像普通人一樣地活著,不插手家族。鬼才信。普通人會在六歲就開始摸狙擊槍嗎。

 

「親愛的叔叔,我想你是不是坐錯了位置。」Minho忽略他說的話逕自說下去,「那個位置,是我的吧。」

「最後見到Alex的是我不是你,他親口說了要我來帶領家族。」叔叔瞇著眼笑著,「畢竟我們才是真正有血緣的兄弟嘛。」

「除了你有誰聽到了嗎?」Newt開口,「而我這裡呢,有父親的親手寫的遺書。還有他的簽名和指印呢。」

「拿去看看吧,違法繼承人。」Minho笑著說。

叔叔瞪著那張紙,看著他們笑得猙獰,「哦,那如果你們死了的話呢?」

Thomas連忙架起旁邊的狙擊槍對準Minho跟Newt,紅點瞄準心臟。

「你們其他人沒意見嗎?」Minho望向其他人。他們面面相覷。

「你能給他們甚麼好處?十九歲的小鬼。」

「我能裁掉他們。」Minho彎起嘴角,「Tommy,準備好了嗎?」

「我快餓死了。」

「這可是你的第一次,不好好準備一下嗎?」Newt淺笑,他總覺得Thomas這個小鬼少了跟筋。

「你們在竊竊私語什麼啊?想要投降還來的及喔。」

「我說,我可以裁掉你們。喔除了你。」他站起身,看著叔叔,「你得死。」

「你在說甚麼鬼話?!」

Thomas扣下板機。

 

殺人是如此容易的事。

扣下板機,只要瞄的夠準一個人的生命就歸零。

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沒有小說上寫的痛苦不堪也沒有那些殺人犯說得爽快愉悅。

就像是吃了顆不怎麼甜的桃子。他想著。

 

「幹的好啊,Tommy。」Minho低聲說道「好啦,我不會裁掉你們的。」

「我可不想一次豎立一大堆敵人,不過誰對我當家有意見的?」

沉默了會,「好那就這麼定拉,Newt是二當家,你們明天就把最近的狀況報告寄給他。有什麼問題我們討論之後再開會解決。大家回家放鬆一下吧。」

 

他有時會覺得自己是最忙碌的青少年。打架談判成為日常的一部分,喔還有偶爾被綁架。他的偶爾大概是一個月一次。

有的是想拿他當人質,有的是想報仇,有的是想勒索。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開始跟著Minho到處露面反而大大減少了這些鬼事。他實在不懂大人的腦子是怎麼運轉的。

 

露面還是有些壞事,像是他得出席宴會。他實在是很討厭宴會。他討厭穿西裝那總令他窒息。

「我特地挑的西裝你不穿嗎?」Minho可憐兮兮地說著。

「你品味太差了,誰想穿阿。」Newt在一旁說風涼話。

「黑西裝白襯衫關品味屁事啊。」

「Minho Parker,西裝是很多種的好嗎。」

然後他們就去了百貨公司。Thomas看著挑衣服的兩人翻白眼,他有說好他要穿西裝了嗎。

「我不要參加宴會。我都快考試了。」

「考試能吃嗎?你都有工作了還擔心什麼考試啊。」Minho頭也不抬的說,「更何況這次是我們主辦的宴會,你哪有不參加的道理。」

「我一定要穿西裝嗎,很憋唉。」

「給你五個甜甜圈。」

「再加兩個提拉米蘇。」

「……好,你想吃幾個就吃幾個。我不會阻止你。」

最後他還是穿了Newt挑的藍色西裝。他沒看價錢,他已經養成不看價錢的壞習慣。

他每個月結算,就知道他們到底多有錢。他已經喪失了那種對判斷貴和便宜的能力。

 

Thomas盡力在學校過的很低調,那些中心人物時常找自己麻煩,他其實也不是很在乎。

Minho問過他為什麼不反擊。他沒有回答。

他只是覺得這些事他能承擔不代表其他人能承擔。他們不會停止霸凌,頂多換個人繼續下去。

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

 

Thomas嘆了口氣,想太遠了。他只是該死的要交張作文,結果他神遊了快一個小時。Newt回來可能會掐死他。而且他剛剛記起的那些鳥事,沒半件是可以寫進作文裡的吧。他放棄似的趴在桌上,在作文紙的空白處塗鴉。

「你是快死了嗎,Tommy」Minho一推開家門就看到Thomas對著白紙哀聲嘆氣的。

「我恨作文。」

「那不是隨便寫寫就可以完成的嗎?」

「她要我寫我的家庭。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可以寫。」

「你就寫你有一個超完美的哥哥叫Minho,還有一個沒那麼完美的哥哥叫Newt阿。」Minho攤在沙發上說。

Thomas翻了個白眼還來不及開口回嗆,便聽到Newt的聲音。

「你哪裡來的自信阿?」Newt走下樓說著。

「因為我就是那麼的完美。」Minho挑著眉說。

「那這些還有那些報告都交給你了,完美先生。」Newt指著桌上一堆厚厚的資料夾。

「好好好,我不完美算我怕你。」Minho抱著冰淇淋口齒不清的回應。

Newt翻了個白眼,坐在Thomas對面。

「你就稍微寫一點孤兒院的事然後寫你被收養之後的快樂這樣就行了吧。」

之後的快樂啊。Thomas邊寫邊思考。

有家人真的很棒。

即使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他們還是彼此最親密的家人。

--

Dylan大天使森日快樂!!!!!!!!

今天累到差點忘記貼賀文嗚嗚。期待Dylan的新電影還有移動迷宮三!!!

這次打得很亂很雜真的很不好意思嗚嗚,趕稿感到天昏地暗的。

评论
热度(17)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