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日常(大三角

挑著寫三十題。

之後應該都會這種小日常吧,希望大家喜歡。

*大三角(親情向

*ooc

*自我流設定(黑幫家族

閱讀前需知
>minho年紀最大 newt其次 thomas最小
>年齡差是三歲三歲
>他們都是超齡天才
>現實生活中的黑幫不可能那麼屌

Minho視角       Newt視角      Thomas視角

--

○液體30題

3.他在廚房榨果汁
Thomas揹著後背包推開家門,冷空氣迎面而來,讓他精神為之一振。他將包包丟在一旁,走向廚房。「你在弄什麼阿?」他邊問邊走到Newt旁。
「百香果汁。」
「噢我不喜歡百香果。」
「為什麼?」
「百香果雖然很香,但是很酸。」
他聽見Newt的笑聲,「笑屁阿。」他撞了下Newt的手臂。
「肯定是你吃太甜的關係。」
「才不是!」

Newt將果汁倒進杯子裡,「諾這你肯定會喜歡的。」遞給Thomas。
Thomas看著黃澄澄的果汁,猶豫了會還是喝了一口。
百香果的酸融合了蜂蜜的甜,冰涼的液體滑過喉嚨。「唉,挺好喝的。」
「是吧。」Newt捧著自己的杯子,「以前我媽在我不舒服或是她心情好的時候都會弄這給我喝。」
Thomas沒有回話,他看著Newt雖然笑著,眼裡卻帶著酸澀。

Thomas喝了口果汁,思考了會還是開口,「我以前很羨慕你,要是我也什麼都記得,我就會記得我父母長的是圓是扁了。」他頓了頓,「不過我現在想想,如果我和你一樣我大概永遠也忘不掉該死的孤兒院生活吧,永遠也沒辦法真正的高興起來。能夠遇到你們真是太好了。」
Newt捧起杯子喝了口果汁,看向Thomas笑了笑,「是阿。」

 

○兄弟三十題

06.背你回家

Thomas不喜歡打架,但這不代表有人找他打架他會拒絕。他小學時總是在打架,只不過是因為他看不慣高年級仗著力量欺壓低年級的,阻止過了幾次。他就被成高年級的眼中盯。

他其實也不是很在乎,反正他也沒輸過。

好吧這次他做得嚴重了點,家長鬧到老師那兒去了。雖然老師已經安撫了那些家長,也逼Thomas道歉了。

但老師還是堅持得告知他的家長。

Alex根本就不在這兒,老師也只能告訴來接他的Minho了。雖然知道他的理由,Minho應該不會生氣。但他還是有點擔心自己被罵,畢竟他是真的沒有掌握好力度。

結果來接他的人是Newt。好吧他的願望從不被罵變成不要被禁止吃甜食或是任何其他的娛樂。

他坐在外面,看著Newt和老師談話。這種感覺真痛苦,就像不知道自己會面臨什麼處罰的犯人一樣。

「Thomas和別人打架,造成老師的困擾我很抱歉。不會再有下次了。」Newt向老師微微鞠躬,「不過我希望那些高年級生也別來找Thomas麻煩。」

Newt說完,不等老師反應就離開了辦公室。Thomas一臉擔心的看著他「我不是故意要打架的!是因為……」

「你贏了嗎?」Newt打斷他的話問。

「蛤?」Thomas愣了愣「贏了啊。雖然腳受傷了,但是贏了。」

Newt蹲下看了看Thomas的腳,有些紅腫。「能走嗎?」

「呃大概可以。」Thomas忙著緊張,完全忘記他腳上的傷。現在他一放鬆,腳踝的痛楚到是很明確的傳達到了腦袋。

「上來吧。」Newt蹲在他前面說。

他爬上Newt的背。他一直覺得Newt很像大人,明明他們也才差三歲。

「Newt,你不問嗎?」

「問什麼?」

「問我為什麼打架啊。」

「你老師說了,不就那兩個六年級生找你麻煩,你就反擊。反擊完全沒有錯啊。」Newt笑了笑,「怎樣怕我禁止你買甜甜圈嗎?」

Thomas沒回答。

「不過那兩位打輸了,還有臉叫家長也是挺了不起的。你道歉了嗎?」

「其中有一個爸爸是律師,另一個是學校董事的朋友。所以老師逼我道歉了。」

「以後遇到這種事死都不要道歉啊。Minho知道你對他們那種人低頭會生氣的。」Newt笑著說,他們才不懂如果讓Alex知道會是什麼後果。

「他總不可能揍家長吧。」

「你可不要低估他。」Newt笑著回答。

Thomas笑了,他有種鬆懈下來的感覺。他能聞到Newt的味道,儘管都是同一種沐浴乳用在Newt身上就是有不同的感覺。

就像是晒過太陽的被子那種味道。

清新溫暖。就跟Newt的人一樣。

 

07.一起溜出去玩

「唉Tommy。」Minho推開他的房門,小聲的說著。

「怎樣?」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我們明天出去玩。」

「明天?」

「對明天。」

「明天不是要開會?」

「Newt去就好啦,我多久沒放假了。」

「你會被Newt掐死。」Thomas實在是無法理解Minho腦子的迴路。

「所以?去嗎,我請你吃蛋糕。」

Thomas沉默了會,開會跟蛋糕有腦子都知道要選什麼「我去。」

隔天他就後悔了。雖然他待會就能吃他超想吃的蛋糕,但他得先陪Minho和他女朋友到處跑。

為了塑照對弟弟友愛的形象,Minho對他說話的語氣讓他背脊發涼。

他吃著自己的蛋糕,努力不去看對面黏膩的兩人。cp狗了不起啊。Thomas憤憤的戳著蛋糕。

「怎麼了,Tommy不好吃嗎?」他抬頭看見Minho假惺惺的笑容。

「沒有,很好吃。」只是你們礙到我吃蛋糕了。他把後半句隨著草莓蛋糕吞進喉嚨裡。

他最後用盡全力才能拒絕Minho女友的電影邀約。他什麼藉口都用了。Minho倒是很滿意這結果。「自己回家沒問題吧,Tommy?」語氣滿是好哥哥的擔心。

「沒問題。」Thomas朝他翻了個白眼並在女孩看不見的地方向他比了中指。

 

他回到家,就看見Newt坐在餐桌前用著電腦。電腦旁是一堆資料。

「回來啦,Minho呢?」Newt頭也沒抬的問。

「約會。」

「他約會你湊什麼熱鬧?」

「不知道。」Thomas聳肩,他也不懂「哦Fuck他只是不想自己翹開會,被我們兩個攻擊。」

「現在想到已經太晚了,Tommy」Newt的語氣滿是同情,臉上的笑容卻讓Thomas想逃。

「看在你今天應該已經受盡折磨的分上,這區就給你吧。」Newt指著沙發上的那些資料「精簡一下那區重點跟問題。還有這期的財務你還沒看吧,快月底了哦。」

Thomas一臉生無可戀。

「哦對了那區資料,我三天後要。」

「Newt你這樣是虐待勞工。」

「你去告我啊。」Newt笑咪咪的回應。

「告訴我Minho要做什麼讓我開心一點。」Thomas自暴自棄的問。

「你自己去他房間看吧。」

Thomas小心翼翼的開門,看見Minho床上躺著的那幾箱資料,突然覺得好了點。同情比開心多了些。

到底哪裡來那麼多鬼東西。最好是翹一次會就有這麼多鬼事要處理啦。

「那是你哥之前沒處理完的公文加上我今天放大家假,所以我們三個得處理完這些。」

他們兩個翹了開會,然後全公司都得到免費的假。難怪他們很少收到離職信。他都想當自家員工了。

他再也不要跟Minho出去玩了。就算有一百個限量草莓蛋糕,他也不幹。

 

09.一方生病

Thomas一向身體健康,要見到他像現在這樣病懨懨得躺在床上實屬難得。Minho窩在Thomas身旁用著筆電,要不是他注意到Thomas沒什麼胃口,他大概早就燒壞腦子了。他都能想像遠在國外的Newt知道會怎麼說了。

他逼著Thomas吞了一顆退燒藥,在死拖活拖得把他拖上床。從沒見過生病還嚷嚷著自己事情還沒做完的高中生。

他嘆了口氣,先和Newt說了一聲,在開始把Thomas這一個禮拜的工作分派出去。

「抱歉,Minho.」Thomas輕聲說,他聽見Minho剛把自己該做的事交給別人時,似乎有些不順。

「道個屁欠阿。」Minho沒好氣的說「我叫他們做什麼他們就該去做,哪來那麼多鬼扯。」

「以為我們是慈善團體喔,領錢不做事。」Minho一邊碎碎念一邊伸手探了探Thomas的額頭。好像還是有點燒,還是去叫人來看一下好了。「好起來等著被我使喚吧。」他喃喃自語著。

Minho趁著醫生來的期間,把所有會議改成視訊會議,然後再把該做的東西拿到Thomas房間放。看著疊成小山的資料,Minho嘆了口氣,看了一眼睡得安穩的Thomas認命的埋頭工作。

Thomas還是覺得對窩在他旁邊用著電腦的Minho感到抱歉,什麼時候不生病偏偏在暑假感冒,他也是不知道該說甚麼了。他不在掙扎順從自己的閉上眼睛。

 

他渾身發燙,睜開眼睛只見熟悉小房間。他很餓卻甚麼也不想吃,也許他會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死在這兒。木門刷的被打開,「快去幹活,你來這是被被懲罰可不是來度假的。」尖銳的女聲對他吼,他想要站起身,卻辦不到。也許在病死前就被打死了,他絕望地想著。至少他剛剛好像做了個棒的夢。

 

「Tommy?Tommy?」

他睜開眼睛,只見一雙擔心的黑眸望著他。

「我沒事。」他的聲音有沙啞,他說完才察覺自己抖個不停。Minho突然意識到眼前的男孩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他都快習慣把跟在身邊的兩個弟弟當作成人看待。

Minho皺著眉,還是先去倒了杯溫水塞給Thomas,沒有說話。他現在無比希望Newt在這兒,他向來不適合負責開導這種事,更何況他現在已經累到說不太出話了。

「只是個很糟的夢。」溫水順過了他的喉嚨,他覺得好多了。

Minho沉默了會,決定不深究這件事。「睡吧。」Minho頓了頓,「我會在旁邊。」

Thomas眨了眨眼躺回床上,Minho鑽進他的被子,就像以前一樣睡在他旁邊。真希望Newt在,Thomas迷迷糊糊地想著。他們以前總是三個人擠在一起,他很喜歡那樣。那種大家擠在一起的溫暖感。他決定要好好地重溫這件事,等他好了,等Newt回來。

 

03.叛逆期

他們家沒什麼嚴厲的家規需要遵循,Thomas從來不明白同學之間抱怨著父母親過度管教的感受。也從來不懂老師天天說著這群叛逆期的小鬼是甚麼意思。

「只是單純希望被當作大人對待。」他的朋友是這麼解釋的。

他以前好像也這麼希望過,希望Newt跟Minho能更信任他的能力不是只限紙上談兵而已,但他現在更希望他們記得他才十六歲,還是個要念書的高一生而不是他們的免費勞工。一下要準備生物報告一下要審預算報告,他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給他用。

他也想要抗議一下,十九歲的Newt先生以自己同樣身兼學生和二當家為由,堵的他有苦說不出,而二十一歲的Minho先生則以念書不重要和弟弟本來就要幫哥哥做事這種不要臉的理由丟給他一堆Minho自己不想看的文件。

他有時聽到朋友說想被當成大人時,只想把家裡桌上還沒蓋過章的文件全都砸到他臉上。想想他也覺得舒爽。他還是很羨慕,他知道自己有個很棒的家庭,能夠體驗到他所有朋友都想體驗的事,但偶爾他還是想,想像一般人一樣只要擔心明天的Party而不用擔心又有哪個該死的人偷摸油水。

他也無法向任何人抱怨。他知道Minho和Newt比他更辛苦,他也不能向一無所知的朋友說他昨天凌晨國外連線開會這種鳥事,他得裝出他只是打電動打太晚像所有人一樣。

所以朋友問他要不要去他家住一天時,他還是心動了。儘管他知道他還有一大堆事沒做完,但他真的很需要休息。

他小心翼翼地打電話詢問時,Newt沒說甚麼就答應了,比他想像的還要容易許多讓他有些忐忑,雖然玩了幾場遊戲他就把那種鬼東西拋到腦後了。

 

這樣甚麼也不管得痛快玩一場感覺真的很好。Thomas邊走邊想著。但一想到回家還有那些要弄得東西等著他,他便嘆了一口氣。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Newt坐在躺椅上看著小說懶洋洋地說。

 

「哎呀,Tommy你是去你個幸運女孩家裡玩耍了?」Minho癱在沙發盯著Thomas調侃的說。

 

「我是去男孩子家,好嗎?」

 

「他不會聽你講話的。」Newt在Minho說話前搶先開口,「他昨天已經絮絮叨叨地說了一整個晚上。」

 

Thomas看見Newt的白眼,邊笑邊上樓打算先把事情弄完再加入他們的行列。打開房門卻發覺桌上空空如也。他丟下包包,衝下樓。

「我幫你弄完拉,是不是該給親愛的Minho哥哥一個大大的擁抱?」

「講的好像都是你做的,你明明只挑了你想做的。」Newt不留情地戳破Minho的謊言。

在Minho出言反駁前,Thomas已經一個箭步衝向前,給了Minho和Newt各一個大大的擁抱。

「現在就感謝我們還太早了吧。」Newt邊說邊和Minho對視了一眼,露齒而笑。

「冰箱裡還有個你一直說你要吃的起士蛋糕。」Minho率先開口。

「桌子上有你學校附近開的甜點店的餐卷。」Newt補上。

「生日快樂,Tommy.」

 

Thomas突然間不知該說些什麼來表達他的感受,他無法表達這種溫暖讓他有多麼開心。

「你是十六歲小女孩嗎,哭什麼啊。」Minho揉了揉他的頭髮邊調侃他,Newt靠向他給了他個擁抱。

「我們去吃蛋糕吧。」

--

給Dylan大天使第二篇賀文!!

希望大家喜歡,最後一題叛逆期離題離到天邊去,只是私心還是想要他們給Tommy過個生日。

Dylan是我精神支柱,一輩子愛他。

希望全世界都寵他,愛他。


评论
热度(19)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