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狼

*復健

*ooc

*新電腦排版好醜

bgm 誰來剪月光

        因為往事沒有辦法懸賞
        隱形在那大街小巷
        剪斷了它還囂張


-

「你在看什麼阿?」天狼星湊向雷木思,將頭放在他的頸窩。

「麻瓜的旅遊書。」雷木思頓了頓「你看加拿大楓葉,很漂亮吧。」

天狼星看著不會動的照片,沉默了會,「等詹姆跟莉莉完婚,我們去玩吧。」

雷木思愣了愣,勾起笑容,轉過頭飛快的吻在天狼星的嘴角,「好阿。」


天狼星睜開眼,潮溼陰暗的環境包圍他。他失約了阿,他大概打破一堆他對雷木思做的承諾。

他還記得那張不會動的照片,他那時想像了雷木思走在紅色楓葉之中的場景,那肯定會美得不像話。可惜他無法實現這個想像。

不知道雷木思過得怎麼樣,他由衷希望雷木思能過的好些。他知道以雷木思的身分很難找到一個穩定的工作。外頭的世界還是一樣混亂又骯髒。

偶爾月光撒進這個狹窄的監獄時,他又會想著雷木思也在看著這個月亮嗎?

雷木思不喜歡月亮。

但他一直都很喜歡,就像雷木思一般的月亮。明亮溫和地照耀夜空。

他想念雷木思,想念他的月亮。


雷木思的行李箱坑坑疤疤的,他不是沒錢換個行李箱,他只是習慣了這個行李箱。他一向是個念舊的人。什麼也丟不掉,什麼也放不下。

就像他無法放下天狼星一樣。

他知道時應該要哭的,但他只是靜靜的坐在他和天狼星一起挑的沙發上,一整夜未闔眼。彷彿在等著天狼星回來和他說這只是個愚蠢的玩笑。

然而他等到的只有孤寂。

往事無法就這樣拋棄,總是在自己腦海裡迴繞。

他還記得天狼星的手握住他的時,是那樣的堅定,彷彿全世界都無法阻止他們在一起。

他只能催眠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面對他人的疑惑,他總是冷默以待。彷彿天狼星和他早已毫無瓜葛。他能說服所有人,他早就放下了,卻說服不了自己。

他說著一句句的謊言時,總會想起燦爛的學生時光。想起那唯二能看透他的人。一個死了,一個無法再見天日。他盡力不露出難受的表情,儘管他的心臟就像被緊緊抓住一樣疼痛。



天狼星想起以前和雷木思吵架或者說他單方面的在鬧脾氣時,他曾和詹姆說過他不需要雷木思也能活得好好的,他記得詹姆淡褐色的雙眼帶著同情跟不相信。他是那樣的傻,少了雷木思的生活,根本不能稱為生活。

催狂魔吸取著他的正能量,他能看見雷木思疲倦的笑容說著他聽不見的話。他想哭卻沒有淚水。他想念雷木思的懷抱卻只能蜷屈在冰冷的地板上。


他從來沒有如此痛恨過自己的人生。他們生在一個最混亂的世代,隨時都有朋友死去入獄,他從沒想過自己和詹姆會是其中一員。他們總是認為他們能挺過的。卻沒想到終究被自己的朋友捅了一刀。他掙扎著無法抵抗睡意,還是閉上眼,祈求個好夢。


他逃出阿茲卡班,再次見到雷木思。

他看見這些年不只他受盡折磨,歲月也在雷木思身上留下痕跡。

他看見他微彎的雙眼,聽見他溫和的嗓音說著歡迎回來。天狼星眨眨眼,希望他沒有眼眶泛淚。他握住雷木思顫抖的手,開口輕聲說,「我回來了。」


他是如此的感激能夠在這樣糟糕透頂的世界遇上最美好的他。


- - - - -

很久沒發文了,最近真的很沒手感QQ

總之是復健,民湯目前難產中TT

初心西批還是努力HE了,希望大家喜歡拉



评论(3)
热度(2)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