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段子(老師15題的衍伸

黑暗中,投影片閃爍著,校長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說著。

好無聊。他想著,突然能體會那些早上升旗時要死不活的學生們的感覺。

霍地,肩上感覺到一個沉重的重量。

 

「偉又?」他疑惑地問道。

「我好累。」近似低喃的聲音,回道。

聞言,他笑了笑,揉了揉靠在他肩上的黑髮,「只能睡一下下喔。」

似曾相似的感覺,大學時他倆似乎也常在課堂上做這種事,只不過那時都是他在睡。

 

不知不覺認識了好幾年了呢。

從未想過畢業後還會在同一間學校繼續任教。

真是孽緣呢。偉又肯定會這麼說的吧

他任憑思緒奔馳著。

 

「要開燈了喔。」校長纖細的女聲拉回他的思緒,不知何時投影幕已經關上。

「偉又。偉又。」小聲地叫著他的名,搖了搖他。

偉又揉了揉眼睛,一副還沒清醒的模樣。

似乎感受到了有人盯著它們瞧,他往前看,

校長拿著麥克風說著話,視線相對時,她還眨了眨眼。

不是很想明白那背後的涵義。他想著。

 

那沉悶的會議終於結束,他起身伸了個懶腰。

「要去吃早餐嗎?」他問。

偉又點點頭,起身,穿著白色毛衣和牛仔褲。

他皺了皺眉,「偉又,這樣會冷喔。你的外套呢?」

偉又聳聳肩說著:「快來不及就丟在位子上了。」

「……那你線待在這吧,我去幫你拿。」語畢,他便跑了出去,不顧身後的人說著不用。

「諾。」氣喘吁吁地拿著和自己同款的深藍厚外套。

「就說不用著麼麻煩了。」偉又一邊穿著外套,一邊說道。

「嘿嘿。」他笑著說「走吧。」

離開地下室,冷風直撲兩人,即使身穿大外套,仍不經打了個哆嗦。

「嘶,偉又我就說會很冷吧。」望著對方通紅的鼻子說道。

「是,是,謝謝。」偉又隨意敷衍地回道,逕自往早餐店前進。

 

他笑了笑,快步向前和偉又並肩前行。

 

厚重的雲層透著一點光,撒在他倆身上。

逐漸拉長的影子,手和手似乎交疊著。



寒假第一發w

一切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喔

如果覺得他們是你認識的老師,也只是你想太多了拉呵呵

拼命的代入三次元吧w

评论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