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睡美人(LK

*ooc
*勿帶三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名為kain的公主誕生於世。絡繹不絕的人潮,慶祝著。一位又一位的仙女前往皇宮,送與祝福。

橘黃的太陽被烏雲掩蓋,歡徹的小鳥停下歌唱,取而代之的是烏鴉難聽的嗓音。
穿著黑色長袍的女人踏入皇宮,「這麼棒的宴會,居然沒有邀請我啊。」尖銳的嗓音,令在場的眾人皆失去笑容。唯獨不懂事的kain眨著亮晶晶的雙眼望著大家開心的笑著。

「多麼可愛的孩子啊。」瑰紅色的指甲,撫過kain的臉頰,「真可惜他要承受你們的過錯。」
「賜予他美麗、天真與善亮的心,但是……」她頓了頓,環顧四周驚恐的眼神,繼續說「他將會在十六歲時碰到紡紗車而死。」語畢,便大笑著離去。

溫暖的太陽再次探出頭來,小鳥再次歌唱,皇宮內的人們卻笑不出來。

「在十六歲時你會陷入沉睡而非死亡,只有真心愛你的王子能夠拯救你。」細微的女聲,穿著藍色斗篷的仙女,將手蓋在kain的額首,散發著光芒。

「我沒辦法阻止詛咒,我只能阻止他的死亡。」仙女像國王微微鞠躬,離去。

- - - - - - - -

「luz,去住人家家裡要又禮貌喔。」母親溫柔地望著他說,「聽說那位小公主很可愛,要好好保護人家喔。」

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第一次見到kain,只覺得那亮晶晶的雙眸很漂亮。

「你好,我叫luz。」嘴角上揚著,像躲在大人身後的kain伸出手。
kain怯怯地伸出手,「我是kain。」軟軟的嗓音。
luz抓住kain伸出的手,「帶我去走走吧!」
kain有些猶豫地看向他父親,只見父親鼓勵的眼神,於是他向luz點點頭,帶他去參觀皇宮。
每日的相處下來,luz發覺kain真的是一個天真到有些蠢的人,而且人見人愛。

「kain,我們去外面玩。」luz跑到花園哩,不意外見到kain在花叢裡睡著了。

「kain,kain。」伸手搖了搖他的肩膀。

「……luzくん?」kain揉了揉眼睛。

「我們去外面玩吧!」luz笑著,拉起kain。

「父王不是不准嗎?」雖然很想去皇宮外看看,但腦中浮現父親嚴厲的臉孔,便有些卻步。
「皇后說只要裝扮好就行。」luz一邊說一邊在後背包中摸索著,抽出棕色的斗篷蓋在kain身上,有些過大的帽子掩住kain漂亮的雙眸。
luz也穿上斗篷,戴上帽子遮住自己顯眼的髮色。
「好了,走吧!」牽起kain的手,往市集走去。
人聲鼎沸的市集,賣著各式各樣的小玩意,kain拉著luz東看西看,停留在賣琉璃珠的小攤子前。琉璃珠在陽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
「好漂亮!」kain拿著金黃色的琉璃珠,讚嘆著。
「想要嗎?」luz問。
kain點點頭又搖搖頭,「我沒有帶錢還是算了。」將珠子放往下一站前進。

- - - - - - - -
kain坐在潔白的鋼琴前,纖細的手指在黑白鍵上舞動。
帶著眼鏡的女老師在後面指導著。
luz輕手輕腳的走進,靠在門邊,向老師點頭示意讓她先離開。
悠揚的琴聲,在室內迴盪。
沒有老師尖銳的聲音,讓kain有些疑惑。他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luz垂著頭,看著書,有些長的金黃色髮絲掩蓋那帥氣的臉龐,陽光灑在他身上,閃閃發亮的,就像那顆琉璃珠。
「luzくん……」輕聲喚了他的名。
luz抬首露出微笑,「我有禮物哦!」他闔上書,在袋子裡摸索著。
「唉?」他疑惑地走向luz。
「阿找到了。」luz抽出個皺巴巴的小紙袋,叫到kain手上。
kain接過紙袋,一臉狐疑地拆開它。一條銀色的鍊子,上頭過的墜子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琉璃珠。
「我明天要回國行成年禮,不過我會盡快趕回來的。」luz看著kain開心的笑容瞬間垮下,恨不得能留下。
kain點點頭,像隻失落的小動物垂著頭,令luz心疼地摸了摸他的頭。
「我會乖乖等luzくん回來的。」kain抬起頭,掛著笑容說。

- - - - - - - -
女僕們在廚房內忙進忙出,似乎在做美味的蛋糕。
今天是他的十六歲生日,他卻一點也提不起勁,總覺得少了些甚麼。
他到處閒晃著,玩著脖子上的琉璃珠。
「kain?」母親有些驚訝地望著他,不知不覺他已走到母親的臥室前。
kain微微掬了躬,還沒來的及開口「luz很快就會回來了,別擔心。」母親慈祥的說著,「好好享受你的宴會吧。」母親摸了摸他的頭。
被識破心事的kain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抱了抱和自己等高的母親,便轉頭往花園走去。
在他走到花園前,他發現了一條陰暗的階梯。他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這條樓梯,有些猶豫該不該
走那。最後好奇心戰勝了一切。
緊抓著琉璃珠,一步一步緩緩的走著。
沙沙沙的聲音迴盪著,年邁的女人踩著紡紗機。
「你是誰?」kain問道

「一個被關在這日以繼夜不停工作的苦命人。」老女人沙啞的聲音令人戰慄。
「能不能幫我一下,讓我休息一會兒,我的手已經麻痺了。」老女人說。

kain有些掙扎,看著那佈滿皺紋的雙手一抽一抽的,很痛苦的模樣,他便軟下心靠向老人。

視線模糊著,老人便成了身穿黑袍的女人掛著勝利的笑容。
「luzくん……」

陷入沉睡。

穿著藍衣的仙子,繞著城堡飛行,施法使所有人沉睡。在快馬加鞭地飛往鄰國,敲了敲luz的窗。
luz疑惑的打開窗,仙女向他掬了躬開口「luz殿下,kain殿下陷入沉睡了!」
「唉?!!」luz一臉驚訝地望著她。
「總之去救他吧!」仙女顧不得多做解釋,便拉著他飛了起來。
荊棘纏繞著富麗輝煌的皇宮,仙女交給他了一把劍和盾,「kain就交給你了。」

於是luz就莫名其妙地展開了拯救kain之旅。

- - - - - - - -
荊棘比他想像中還好斬斷。
烏雲壟罩著,轟隆轟隆的聲響,地面震動著。漆黑的身軀,眨著血紅的雙眸。
「阿阿,你就是終極BOSS嗎?」luz揚著笑容,像是在玩一場在平凡不過的遊戲。
炙熱的火焰朝著luz噴出,「這樣很危險唉。」luz一邊說一邊移動腳步,火焰在地上留下一道焦痕。
他提起劍往黑龍的方向衝過去,用盾擋下龍的利爪,朝龍的肚子捅下。鮮紅的血液濺出。
「抱歉沒有時間跟你玩了。」lua收起笑容,飛快地拔出劍,在往牠的心臟刺下。
往kain的房間直奔,kain的雙眸緊閉著,一手在胸前似乎緊抓著甚麼。luz湊向kain想看清他抓住甚麼,在陽光的照耀下,從指縫中能到那熟悉的金黃色。luz嘴角上揚著,他俯身吻了kain的唇。
kain睜開棕眸,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臉龐。

「luzくん......」kain呢喃著。

「早安,kain。」luz輕笑,握住kain的手說。

-

接下來會繼續寫童話改編,請多多指教。
一直都很喜歡童話故事,但自己在寫時對一見鍾情的設定超苦惱(((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w

评论(2)
热度(21)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