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白雪公主(空圍

*勿帶三

*OOC

*小學生文筆

*看起來有點mafusora不是你的錯覺(

00.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名為そらる的公主。他的髮絲黑如墨,皮膚白皙如雪。大家都叫他「白雪公主」。

 

01.

躺在柔軟的床上,望著挑高的天花板。想起年輕妖豔的後母假惺惺的笑容,厭惡感猶然而生。

皇宮內的一切都讓他感到煩躁。畢恭畢敬的僕人,虛偽的後母,總是看著自己思念母親的父親。

「そらる!!」後母的聲音愈來愈近。他皺了皺眉,隨手抓了件斗篷套上,推開窗戶,跳了出去。

天知道那女人又想幹嘛。他一邊想著一邊往市集走去。

 

02.

人聲鼎沸的市集,そらる拉了拉斗篷,往平常習慣去的小攤子走。

今天的人似乎比往常還要多。肩膀不斷地被碰撞,呼吸不到新鮮空氣的感覺。

好不容易走到人較少的廣場,そらる停下腳步,站在樹蔭處休息。他用手抹掉了額頭上的汗,想著該不該打道回府。

 

「碰!」そらる跌坐在地上,映入眼簾的清澈的紅瞳,和隨風飄揚的白髮。「對不起,你沒事吧?」少年慌張的道歉著。

「那個人該不會是傳聞中的『白雪公主』吧。」細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許多人聽到關鍵字紛紛停下腳步,四處張望。

 

そらる急忙將帽子戴上,無視少年伸出的手,丟下一句「我沒事。」,便轉身快步離去。

 

身後的吵雜聲似乎愈來愈大。

 

03.

她推開そらる的房門,只見窗簾飄揚著。

她原本以為嫁給國王是再幸福不過的事,即使有個孩子也不會影響什麼。

但是她錯的離譜。

國王只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幸福什麼的都只是自己的妄想,她能怨誰。

她不討厭そらる,只是一見到那和前王后一模一樣的臉,她就無法真心對待他。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在陰暗的地下室,她站在鏡子前問道。美貌或許是她僅剩的一點優勢了。

「親愛的王后,您非常的美麗,但是白雪公主比您還要更加美麗啊。」

鏡子裡映照出,そらる靠著樹,吃著麵包的模樣。

 

如果這孩子死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幸福一些。

 

她回到房間,叫了獵人來。

「帶白雪公主到森林去,殺了他。將他的心放在這盒子裡帶回來。」她捏住自己微微顫抖的手指,高傲的指使道。

 

「遵命。」

 

04.

そらる回到皇宮時,已經是傍晚了。有些意外沒遇到任何人就順利回到自己房間。

「叩,叩。」還沒來得及卸下斗篷,便傳來敲門聲。

他拉開門,見獵人朝他微微鞠了躬,「殿下,國王與皇后去森林野餐,等著您呢。」獵人說。

 

不太對勁。說不出的異樣感。他望著獵人誠懇的雙眸,そらる嘆了口氣,「我知道了。」他說。

跟在獵人,往森林走去。

 

05.

月亮微弱的月光照耀著夜空,獵人手中的蠟燭似乎隨時都會熄滅。

後母是想要丟棄自己,還是抹殺掉自己呢。そらる思索著

不知道父親什麼時候才會發現。

獵人霍地停下,令そらる差點撞上他的背。

小小的光亮被風吹熄。

 

黑暗讓そらる的五感比平時更加敏銳,但面對實戰經驗豐富的獵人,還是毫無勝算。

只能靠運氣了啊,そらる想著。

 

「喀嚓。」很細微的,樹枝被踩斷的聲音。そらる勾起嘴角,左前方。

憑著感覺往右閃,鋒利的刀刃劃過臉頰。

獵人愣了愣,正想收回手,手臂卻已經被抓住。

「碰!」そらる給對方一個華麗的過肩摔,趁對方還來不及反應,便往森林跑。

 

06.

黑暗中,樹木看起來毫無差別,即使奔跑了許久,景物似乎也沒什麼變化。

不知道他是會先餓死還是冷死又或者是野獸咬死。そらる想著。

意識開始有些模糊不清。拖著緩慢的步伐前進。

前方似乎閃爍著光芒,已經出現幻覺了嗎。

腳使不出力,冷風在耳邊咆嘯。

 

微弱不清晰的說話聲。

 

そらる加快腳步,往光的方向走。

 

一間房子出現在眼前,歡笑聲不斷傳出。

 

伸手敲了敲門。

 

07.

開門的是一個挺高的男人,「請問你是?」他疑惑的問。

 

「我是そらる,能不能讓我留宿一晚。」そらる說。

男人頓了頓,點點頭。

 

そらる跟在男人身後。挺溫暖的小屋,他想著。

 

他將帽子拉下,環顧四周。

 

「luzくん他是誰啊?」有些輕挑的聲音傳來。

 

「客人。」luz回道。

 

諾大的餐桌坐著六個人。

 

「來坐這吧。」luz指了一張空椅子並盛了一碗湯給他。

「他是s!n,旁邊的是kain、伊東歌詞太郎、天月、坂田和うらた。」、

 

「我是そらる。」向他們點點頭。

 

「 そらるさん是傳說中的白雪公主吧。」s!n吃著麵包,笑著說。

 

そらる皺了皺眉,點點頭。

 

「和傳聞中的不一樣呢!」坂田有些驚訝地喊道「很多人都說白雪公主長的其貌不揚,只是皇宮為了掩蓋真相而創造出的名號,所以沒有人見過白雪公主。」

「不,我只是不喜歡出門。」そらる喝著湯說。

 

「 そらるさん怎麼這時候一個人在森林裡?」luz問。

 

そらる遲疑了一會,放下碗,將事情經過娓娓道來。

 

08.

太陽高掛在空中,そらる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花了些時間才想起自己在森林中的小木屋。

 

不是夢阿。そらる嘆了口氣。

 

空蕩蕩的客廳,桌上擺著一碗湯、一塊麵包和紙條。

 

「中午有個叫まふまふ的少年會帶午餐來,還有櫃子裡有書儘管拿。  luz」

 

luz真的是個好人,像個大哥哥似的,其他人似乎也很尊敬他。そらる一邊吃麵包一邊想著。

否則也不會如此輕易的讓陌生人入住吧。

 

09.

そらる隨手挑了本書,打發時間。

「叩叩。」敲門聲傳來。他放下書,緩緩地走向門。

從門縫中望出去,似乎是個少年,他拉開門,有些意外的見到熟悉的少年。

 

「唉你就是そらるさん啊!」まふまふ眨著紅瞳有些驚訝的樣子。

そらる點點頭,轉身走回客廳。

「昨天真是不好意思,差點就害你被發現了。」まふまふ跟在他身後,不停的說著話。

 

まふまふ將裝有三明治和果汁的籃子放到桌上。

「不過我一直以為白雪公主會是個軟萌妹子呢。」まふまふ拿著三明治坐在他對面說著。

「讓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他在心中翻了個白眼。

「其實也沒有很失望。」まふまふ頓了頓,喝了口果汁繼續說,「そらるさん雖然不是軟萌妹子,但是很漂亮呢」

 

まふまふ望著他,笑得燦爛。

そらる握著杯子,不自在的移開視線。

 

10.

そらる懶洋洋的靠著椅子,翻著書。まふまふ在一旁哼著歌,掃著地。

「まふまふ你沒有工作嗎?」他問道。

 

「欸,我是王子哦。」まふまふ停下動作,回道,「そらるさん明明是公主,卻不知道鄰國王子是誰嗎。」

哪個王子會送食物來,然後還幫別人打掃房子阿。

「你身為王子也不知道鄰國公主是誰啊。」そらる反駁道。

 

「そらるさん想不想出去玩?」まふまふ突然提議道。

「還好。」他頭也沒抬的回道。

「那我們走吧!!」まふまふ拉起そらる的手往外跑。

 

11.

「そらるさん,看是莓果欸!」まふまふ指著樹上一顆顆紅紫色的莓果。

 

まふまふ捲起袖子,俐落的爬上樹。

這傢伙真的很不像王子。そらる想著。

 

沙沙沙的聲響,從草叢中探出一隻小鹿。小鹿靠向他。

そらる伸出手,輕輕放在牠頭上,小鹿像是在撒嬌似的,向他蹭了蹭。他揚起嘴角。

「牠很喜歡你呢,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不知何時已從樹上下來,捧著莓果說。

まふまふ的白髮上夾雜著樹葉,原先乾淨的衣服也變得髒兮兮的。

「まふまふ你真的很不像王子呢。」そらる笑著說。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そらる身上,閃閃發亮的笑容。

 

そらるさん真的很美呢。まふまふ一邊拍掉身上的落葉,一邊想著。

 

12.

 

自從そらる死掉後,她果然過的幸福多了。

國王眼中終於有了她的身影。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人?」她愉悅的問道。

「親愛的王后,您是這個國家最美麗的女人,但是住在森林的白雪公主更加美麗啊。」

鏡子映照出そらる一邊和小鹿玩耍著,一邊和一旁的白髮少年有說有笑的。

王后沒了笑容,瞇著眼注視著鏡中的影像。

那個少年很熟悉,似乎是鄰國的二王子。

只好再自己動手了。她思索了一會,揚起笑容。

 

13.

そらる支手撐著頭,喝著牛奶,翻著書。

まふまふ今天似乎不能來啊,身為王子還能天天來也是挺神奇的就是了。そらる看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煩躁不已。

「叩叩。」敲門聲傳來。

そらる放下書,飛快的跑向門,打開門。映如眼簾的不是白髮少年,而是白髮蒼蒼的老女人。

「拜託,買顆蘋果吧。」低沉沙啞的聲音。

「不用,謝謝。」他冷聲回道,想把門關上,老婆婆卻向前一步,阻止了他的動作。

「來一顆吧,很甜的!免費送你一顆嘗嘗吧。」

 

そらる望著老婆婆,伸出手接下鮮紅的蘋果。

他嘴角上揚著,張口咬下。「滿意了嗎,母親。」

甜美的蘋果香滑入喉中。頭痛欲烈的感覺。

「碰。」蘋果在地上滾阿滾,そらる倒在地上。

在矇矓間,他似乎見到了熟悉的白髮少年。

「まふ…まふ…」他呢喃道。

 

14.

まふまふ騎著馬,一來到小屋便見到老婆婆笑得扭曲。「そらるさん!!」見到倒在地上的人兒,他驚慌的喊著。

 

「就是你殺了そらるさん吧。」他憤憤的瞪著女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尖銳的嗓音。

 

「那就殺了你吧。」まふまふ抽出劍,指向女人。

 

她一邊大笑,一邊邁開步伐狂奔著。

雨勢漸漸增大,夾雜著閃電及雷聲。

女人轉過頭,「你就等著被雷劈吧,不被重視的二王子。」

「是嗎。」まふまふ冷靜的將劍指向她。

女人向後退了一步,卻沒料到後面就是懸崖

 

「啊啊啊!!!!」她跌落至谷底。

「活該。」まふまふ丟下劍,跑回小木屋。

 

15.

luz一行人回到家,便見到そらる倒在地上,而まふまふ不見蹤影。

他們將放在倉庫的水晶棺抬出,輕輕地將そらる放進水晶棺,放了些鮮花,小鹿在一旁低鳴著。luz輕輕闔上水晶棺。

まふまふ跑回木屋時,便見大家圍著そらる。

他吸了口氣,「讓我和そらるさん說說話吧。」他說。

luz望著他,嘆了口氣,起身示意大家進屋。

 

「そらるさん是個溫柔的人呢,雖然看起來很冷漠。」まふまふ勉強揚起笑容說,「你就這樣死掉了,小鹿會很寂寞的。」他摸了摸在一旁的小鹿。

 

「我也會很寂寞的。」他低聲說道。

 

他掀開棺蓋,輕吻そらる的唇。

 

そらる睜開雙眸,映入眼簾的是まふまふ哭喪的臉。

「まふまふ你還是笑著比較好看。」そらる輕笑著說。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抱著そらる哭喊著。

「我還活著啦,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そらる拍了拍まふまふ的背說。

 

原先在屋子裡的人,聽到喊叫聲,紛紛跑了出來,望著他們微笑。

 

16.

從此以後,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 - - - - - -

哦我終於碼完他了TTTT

不太確定是mafusora還是soramafu,就恩自主規範吧()

設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東西所以就爆字數了()

小學生文筆希望大家多多包容qwqq

评论(2)
热度(32)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