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Be with you

*ooc
*接續上一篇A

Tony揉了揉乾澀的眼睛,連續幾天未闔眼,若不是他的胃在抗議他大概也不會停下。
他去廚房試圖尋找些食物,一杯牛奶和紙條放在流裡台上。

「早點睡。S.R.」

他摸了摸杯子,還是熱的。
他有些掙扎,他是要接受Steve的善意還是自己想辦法。

他提起杯子,啜飲了一口。甜膩的蜂蜜和溫熱的牛奶滑入口中。

他不是不了解那是Steve的難處,但他懂不代表他可以輕易放下。

在那一場架之前,他們從未好好談過。
說實話他會忘記Steve Rogers在美國隊長之前也只是個普通人。
畢竟Steve是那麼的完美。

他揉了揉太陽穴,他總是把事情搞的一團糟。
他窩在柔軟的沙發中,任憑思緒奔騰著。

- - - - - - - -

Steve走向廚房,便見到Tony窩在沙發上,皺著眉似乎睡得不太好。
「Steve…」呢喃似的話語,傳進他的耳中。
他皺了皺眉,找了件毛毯,蓋在Tony身上。
「……Cap?」Tony眨了眨眼。
「抱歉吵醒你了。」Steve頓了頓,「回房間睡吧,Tony」
「睡不著了。」Tony揉了揉了頭髮,打算起身繼續做事。
「不然我和你說說話,搞不好就睡著了?」Steve有些不確定的提出建議。
Tony挑眉望著Steve的藍眸,「我要聽以前的事,有趣一點的。」
Steve拉了一張椅子坐下,思索了會,講起他還未成為超級士兵,還只是個普通人時,
Bucky總是拉著他,到處跑,到處探索。
那時他不像現在一樣強壯,只是個瘦弱的男孩,見到老太太要過馬路會衝過去幫忙的那種男孩,他時常和Bucky吵著到底該不該幫忙之類的小事。
他說著這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那些本該是平常不已的事,但對現在的他,對Tony,對所有超級英雄來說那些或許就是他們最渴望的。
Tony聽著Steve平穩的聲音,聽著那些平凡的生活,意識有些模糊。
或許他真的把Steve想的太完美。Tony閉上雙眸想著。

Steve停下說話,Tony早已再度沉睡。他望著Tony,如果可以他想分擔Tony的壓力,想撫平Tony的不安,想讓Tony知道自己值得被愛,但現在他只能輕吻Tony的額首,並祈求Tony的原諒。

- - - - - - - -
Tony睜開眼時已經接近中午,他坐起身環顧四周,空無一人。
「Friday,我是不是該大方點原諒Steve?」Tony靠著沙發問道。

「當你在想該不該原諒時,你就已經原諒了。」Clint的聲音傳來。
「你什麼時侯會說這麼哲學的話了,Clint」Tony翻了個白眼
「我一向都很哲學。」Clint拿著餅乾和咖啡坐到Tony一旁。
「你都能原諒我了,為什麼不能原諒Cap呢?」Clint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問
「恩我想那是因為你只是說些蠢話,而不是隱瞞我父母的死因然後再和我打架。」Tony起身倒了杯咖啡回道。
「恩說的對,我看不出來你為什麼該原諒他。」Clint頓了頓,「但是你還是原諒他了。」

「我還沒有原諒他。」Tony大聲反駁道。 

「Really?」Clint喝了口牛奶,天阿這傢伙可不可以誠實一點,Clint在心中翻了一個白眼。

Tony沒有回答,只是喝了口咖啡,苦澀的咖啡味在喉中漫延。

- - - - - - - 

Steve提著大包小包往復仇者大廈走,他想了很多很多,想著要怎麼讓Tony原諒他,想著原諒不原諒是不是其實沒那麼重要。

想再多也沒用啊,Rogers。他告訴自己。
他現在能做,就是默默的陪在Tony身邊。

- - - - - - -

不要和我談離題,我很努力拉回來了(攤
偷偷讓clint出場了,總覺得clint跟tony就是損友的感覺,但也是最有可能直接說自己想法的人。


评论
热度(8)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