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大三角(minho視角

*大三角(親情向
*ooc
*自我流設定(黑幫家族
閱讀前需知
>minho年紀最大 newt其次 thomas最小
>年齡差是三歲三歲
>他們都是超齡天才
>現實生活中的黑幫不可能那麼屌

冰冷的雨滴打在他身上,他小心地護著手裡的麵包,好不容易拿到的麵包了被淋濕可就不好了。
他想著剛剛那群人,會不會發現他們爭奪的麵包少了一條,嘛發現也不會懷疑到他身上就是了,他一個剛失去母親的六歲小孩怎麼會被懷疑呢。
他加快腳步在雨勢變得更大之前,跑回家。他的母親終究有留些甚麼給他些甚麼,像是這間小小的套房。他推開門,陰暗的房間散發著潮濕的氣味,破舊的小房間,不過有個屋簷可以遮風擋雨總比沒有好就是了。
「叩叩。」敲門的聲音傳來。
他不太確定他是不是幻聽了,從來沒有人會來敲他們家的門,該不會是被發現了吧,一條麵包而已有必要這麼計較嗎?他想了想還是趕緊的把麵包用布包好藏到櫃子裡,他透過貓眼望出去,只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他皺了皺眉。
「叩叩叩」男人又敲了門。
看來他是得開門了,他打開一點點的縫,開口詢問「有什麼事嗎?」他想了想補上一句「如果想找我媽他現在不在家喔。」
「有人想見你。」
「見我?」
「對。」
「現在?半夜十二點?」
「對,請跟我走一趟。」
「我可以拒絕嗎?我媽說不能跟陌生人亂走。」
「好吧。」
唉這麼果斷就放棄了嗎,也太好打發了吧。他想著。
「請稍等一會。」
喔他想得太美了。
一對夫婦映入眼簾,穿著高級衣賞,在這棟破公寓格格不入的。
「你好,我們可以進去叨擾嗎?」男人溫和地說,但眼神卻是不容拒絕的樣子。
他聳聳肩,拉開門。
他好餓,他們應該不會介意他吃個麵包吧。他跑去拿了麵包,看他們站著似乎有些不知該坐哪,他笑了笑,「隨便坐吧,這地方就這麼大,沒空間放舒適的沙發。」他看見女人皺了皺眉,環顧四周,最後坐在了他的木板床上,而男人盤起腿坐在他的對面。
他挑著眉,等他們開口。
「你好,我是Alex Parker ,你呢?」男人打破沉默。
「Minho」
「是這樣的,我們想收養你。」
「咳咳咳。」他差點被麵包噎到,他拍了拍胸脯,「抱歉你說什麼?」
「是這樣的,我和Betty無法生育,我們必須尋找一個像樣的繼承人,能夠撐著Parker家族的人。」
「Parker家族?」
「簡單來說就是黑幫。我最近一直待在這邊,原本想說那兩派人馬總會我要的人吧,結果發覺他們似乎不夠聰明。而你足夠靈敏也足夠聰明。」
「謝謝誇獎,不過我要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我怎麼知道你不是人口販子之類的?」
「我何必騙你?我若是人口販子,直接擄了你不就好了嗎?」
「我很難相信一個大家族,會來貧民窟找小孩當繼承人。」
「你大概很難相信,許多貧民窟的孩子,遠比那些中上階層的孩子的野心來的更大。你們知道甚麼真正的飢餓,甚麼是真正的貧窮,為了活下去什麼事都可以做。」

「這倒是無法反駁。」他笑了笑,「不過說真的我有拒絕的選擇嗎?」
「很遺憾,沒有。」Alex勾起嘴角繼續說,「但我還是比較希望能先獲得你的同意,這樣日後的衝突肯定會少些。」
「好吧。反正拒絕我大概也沒什麼未來了。」
「你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六歲。」
「要是我像六歲小孩一樣,你還會收養我嗎?」
「當然不會。」

- - -
Minho眨了眨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又夢到那時候的事了阿,第一次和「爸媽」見面的事。已經過了十五年了阿。
他抬手遮住光線,後來過了三年,第一次見到Newt。
背著一個後背包,穿著外套,鼻子被凍的紅通通的,面無表情的站在父親身旁。
「你們回來拉。」他好奇的觀察著Newt。
「這是Newt,從現在起他就是你弟弟囉。」他父親介紹道。
「唉?!!」Minh有些驚訝,現在是要舉辦繼承者的比賽嗎?
「Newt你先跟Betty去看房間,Minho你跟我來。」

「Newt是離家出走的,他好像長期被母親虐待,所以我就帶他回來了。」
「哇人真好。」
「當然他也是有才能的,他的記憶力好的驚人呢。讓他以後幫著你也不錯阿。阿不過他還不清楚我們到底是幹嘛的,你就先保密吧。跟他好好相處吧。」
minho沉默了會,「我知道了。」

Newt是個沒什麼表情的人,長得很精緻同時也散發著陰鬱的氣息。總覺得去學校肯定會成為風雲人物的感覺。
不過比起那些他更想看看這個人笑起來的樣子。
Minho是有目標就會去達成的人,所以他開始用盡方法。
拉著Newt看喜劇電影,結果Newt居然縮在柔軟的沙發裡睡著了。好吧他承認那沙發的確是很好睡,但是看電影唉,不是什麼藝術片而是喜劇片唉。
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阿不過他做了那麼多總是有回報的,像是Newt偶爾也會跟他聊天討論電影。雖然還是沒什麼表情,不過會和他交流就是個進步嘛。電影之夜也就這麼訂了下來,每個禮拜五他們輪流挑電影看,也說好了絕不能睡著,睡著就要請對方吃冰淇淋。
這個規則原本是想著總有一天一定可以整到Newt的,結果整到自己身上。Newt挑的愛情片實在是太催眠了,他從柔軟的沙發坐到地板結果還是睡著了。
好吧請就請吧,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Newt點了最貴的巧克力榛果還點了兩球,Minho忿忿地瞪著Newt,他敢說Newt眼裡那絕對是得意洋洋地,他只好選個最便宜的香草來吃。
Minho拿著自己的冰淇淋,一邊舔一邊想著他要用甚麼理由來跟父親拿錢,把這些算進餐費也不為過吧。
「啪搭。」
他回過神,望著他的冰淇淋不對空餅乾,在看了看地上那一坨,再看回他的餅乾,然後他聽見旁邊的笑聲,他往旁邊看,他看見Newt一手拿著冰淇淋,一手抱著肚子大笑。
「Shit,有沒有兄弟愛阿。」
「不是,你的臉好好笑,好像世界毀滅了一樣。」Newt抹掉眼角的淚說著。
Newt笑起來很好看,但是他現在沒什麼心情欣賞就是了。

不過在那件事之後,Newt的表情倒是豐富了起來,就像是原本的偽裝被打破就沒打算再去偽裝了,講話也是愈來愈刻薄了,還他那個原本都不怎麼說話,他說甚麼都不會反駁的小Newt阿。
Newt是在七歲的時候啊發現Parker家族是黑幫的,Newt跑來問他時,他還思考了很久他是該隱瞞還是剛坦承,不過Newt都拿著他們家族的帳本來了他是要怎麼隱瞞啊?他還是很好奇到底是哪個白癡把帳本丟在家裡的,哦對他說的就是他父親。
後來Newt就和他一起開始了訓練,Newt的射擊能力真的是驚人的好,天生就是狙擊手的料阿。
再後來過了兩年,又來了個Thomas,到底是要領養多少小孩啊,不過Thomas比當時的Newt正常多了,哦而且很喜歡吃甜食,要不是他看過Thomas算數學的模樣,他還真的有種他爸是不是只是錢多所以再領養一個而已。
阿不過Thomas也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就是了,他雖然是個數學天才,但他從沒質疑過為何這個家族為何這麼奇怪,也沒質疑過他一個小孩就開始學習怎麼看股票這件事的詭異性,不知道該說他蠢還是說他天真。
Thomas是個甜食控,他是會為了巧克力跟你拼命的人,換個角度說足夠的甜食就可以收買他了,雖然他總是因為不小心吃掉Thomas留著以後吃的甜食被出賣就是了。
不過整Thomas真的很好玩就是了。
其實他自己也不記得那天是他生日了,若不是Newt端了個蛋糕出現,他可能也不會想起來,他記得Thomas那時候很認真地道了歉說他完全忘了這回事,他做了一副傷心的模樣,然後兩天都沒和Thomas說話,被Newt說了很幼稚,「不覺得Tommy緊張的樣子很可愛嗎?」他印象中他是這麼回了,然後就被鄙視了。
他最後還是有和Thomas說他其實完全沒生氣,他只是想玩他而已,然後換Thomas拒絕和他說話了。而他去問Newt該怎麼辦的時候,也只得到了你活該三個字的回應。
最後他忍痛花了錢帶他們去遊樂園。他原本沒打算付Newt的門票錢的,但是Thomas堅持說他想要三個人一起去。他看見Newt的表情的時候真他媽想揍人。
去玩了一點都不可怕的鬼屋,哦不過Thomas看起來挺怕的,然後按照Thomas的要求搭了兩次的雲霄飛車,也去搭了海盜船,哦還去玩了碰碰車。他們三個可能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了,三個小孩在場裡到處亂撞,完全不管工作人員說要換下一批人,就玩的很開心,還用巴不得把對方撞死的氣勢玩,裡頭的其他小孩沒被他們嚇著,外頭的家長倒是嚇死了,擔心的不得了,差點和工作人員吵了起來。

Thomas在學校沒什麼朋友,這他是知道的,畢竟Thomas也是個怪孩子,但他去接Thomas發覺有人會欺負他時,還是覺得很扯。而且Thomas居然沒有告訴他。所以他衝過去抓住那個體型比他還大的傢伙,和對方打了一架,對方雖然體型大但也沒真的打過什麼架最後的下場就是攤倒在地上,而他身後的人都傻了。他什麼話也沒說,就抓著Thomas的手走了。
「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們你在學校被欺負了?」
「在孤兒院也是這樣阿,習慣了。」
「你現在不是在孤兒院了。你是parker家的人了,沒有人可以動parker家的人。以後被欺負記得和我說。」
Thomas點點頭。
後來Newt也知道了這件事,Newt比他還生氣。Newt拉著他跑去找Thomas班上帶頭的那群人談判。那群人的頭頭是個女孩子,剛開始見到Newt還心花怒放的裝嗲,結果被Newt潑了冷水。是真的潑了水,從頭這樣倒下去。別說後面那群人被嚇到,他也被嚇到,直接就上嗎,他以為會先打打官腔的。那女孩超火的,她的妝都花了。
「妳最好別再找Thomas Parker的麻煩。」Newt冷冷的說。
「哦你和那怪胎是什麼關係阿?」站在女孩身後看起來較為年長的男孩問。
Minho走向他,朝他的臉揮了一拳,「干你屁事。」
「Fuck!找死嗎?」男孩瞪著他。
「你要讓我死也是挺難的。」minho輕笑。
「我一個不夠,身後還有那麼多個人還怕你們兩個嗎?」
「恩,你說呢,Newt?」他雙手抱胸望向Newt。
「我覺得他們連我都打不死。」Newt回道。
「口氣真大阿。待會求饒就來不及囉。」女孩尖聲說著。
「哼,minho你去旁邊吧,我要他們心服口服。」
minho聳聳肩,「Tommy還在等我們,快點阿。」
Newt只送了他一個微笑。

剛剛被他揍了一拳的男孩擋住的他的去路,「想跑嗎?」
他抓住男孩揮過來的拳頭往旁邊掰,「滾開。」
振動聲傳來,「喂,Tommy,再等我們恩大概二十分鐘。什麼哀號你聽錯了拉。我們只是在排隊阿。」他放開男孩的手,逕自往前走。
「蛤Newt沒接你電話,他手機怪怪的,他在我旁邊滑手機阿。我們沒有去找人家麻煩拉,雖然我不懂你為什麼不要我們幫忙。」
「他們不是惡意的?靠Tommy你是被他們打壞腦子了嗎?」
「他們沒有打我阿。」他聽見Thomas的反駁,翻了個白眼。
「潑你水,藏你椅子,刮花你課本,這叫釋出善意嗎?」
Thomas沉默了會,「那個女孩是校長的女兒。我不想要你們被找麻煩。」
「放心吧,Tommy。校長不會找我們麻煩的。」Minho笑著說,不如說要是校長知道自家女兒找Parker家兒子的麻煩,會先被嚇死然後打電話拼命道歉吧。
「所以你們真的在找他們麻煩?」
「當然沒有阿,我怎麼會一邊打架一邊跟你說話呢。」Thomas什麼時候變這麼靈敏了阿,要是沒瞞過他就要被Newt嘲笑了。他想著。
「哼,我要吃夏威夷批薩,還有雞翅。阿順便幫我帶一盒甜甜圈。」
「甜甜圈?」那個要親自去排,不能網上訂一訂在去拿唉。
「對啊,反正你們有兩個人嘛,謝囉。」
「喂等等!」不等他回應,Thomas就掛了電話。
好吧,他只好拋下Newt衝去排隊了。
剛好Newt走了出來,「結束了?」
「Tommy自己都可以打贏那些人了。」
「那你現在去拿披薩,我衝去排甜甜圈,你拿完在來找我吧。」minho把號碼牌給他。

他們拎著一堆食物回到家,Thomas就站在門口等著他們,「歡迎回來。」他接過食物時,順便看了看他們的指關節。
Newt的指關節紅紅的,Thomas像是想說什麼,最後還是閉上嘴,往客廳走。

他們似乎的確有停止欺負Thomas,至少沒有動手動腳。冷嘲熱諷可能還是有吧,他也不確定,因為現在Thomas都說他沒事就帶過去了。
然後再下一次就是老師跑來和他說,Thomas和別人打架還甩了校長女兒巴掌,校長要見他。
他走向校長室的途中,想著那群人到底幹了甚麼讓Thomas動手阿,真好奇。
他推開門,「報告。」
他看到那女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其他人站在一旁似乎得意洋洋的,而Thomas站在另一邊動也不不動的。
「阿我錯過了什麼嗎?」Minho挑了一張椅子坐下問。
「Thomas先動手的,他不肯說理由也不肯道歉。」校長一邊安撫著自家女兒一邊說。
「Tommy?」他挑著眉看向Thomas。
「我不想說。」Thomas移開視線。
「那你就得和他們道歉。」


Thomas垂下頭思考了會,低聲說道「對不起。」

「Tommy,你就是太善良才會被他們欺負。」Minho嘆了口氣說,「我要知道事情的經過,你們誰可以跟我說?」他轉向那群人。
「他不知道為甚麼突然暴走,就開始攻擊我們啊。」
「他是不是精神不太正常啊,可以不要讓他跟我們同班嗎?」
「我們就像平常一樣跟他玩啊。」
他瞥向Thomas,Thomas沒有看他就只是握著拳頭的望著地板。
「像平常一樣跟他玩。我都不知道你們感情變這麼好啊,不是很嫌棄他嗎?他善良不說出實情,你們就把我當白痴嗎?」Minho笑著說,「不要找校長求救,回答我的問題。」
「報告。」一個小男孩推門進來,「我可以告訴你。」
「Chuck?」Thomas抬起頭詫異地望著男孩。
「抱歉Thomas,這件事很嚴重,我不懂你為甚麼想隱瞞,讓他們接受應有的懲罰不好嗎?」
哦天啊,Minho一定會生氣。Thomas站在一旁想著。
「Thomas閉嘴,我要聽他說。」

「他們把Thomas關到掃具櫃裡,不讓他出來。」Chuck頓了頓,繼續說,「他們把Thomas放出來之後,還叫他愛哭鬼,娘娘腔,說他全家都跟他一樣是怪胎不正常,說他二哥是死Gay炮。然後Thomas就生氣了。」

「原來這就是你們平常跟他玩的嗎?」Minho笑不出來,他看向校長慘白的臉,冷哼,「校長就是這麼教育自己小孩的嗎?Parker家的人也敢罵?」
他知道以前Thomas還在孤兒院時,有個小黑屋,他時常被關進去,所以他很討厭狹窄的密閉空間,Thomas曾經告訴過他,他寧願做一整天的苦工也不想被關進小黑屋。

「如果這群人現在立刻跪下向Tommy道歉,而且保證他們不會再犯,我可以考慮睜一隻閉一隻眼,如果不願意那我就只好如實稟告我父親了,他是要撤資再一槍斃了你還是怎麼樣整你,我都不會插手,至於妳的女兒是要賣掉還是殺掉就是看我心情了,還有她的小喽喽就跟隨她吧看是賣掉還是殺掉呢?」

「抱歉是我沒有問清楚,我會讓他們跟你道歉的。」
「媽媽?!!」校長瞪了她一眼。
「你們給我道歉,給我捅一個這麼大的簍子是想死嗎?Parker家的人你們也敢惹?」
「我不要。我才不要跪。」
「哦你道完歉,我就放你走,不道歉就一直待在這吧。」
有些人看到情勢不對開始有些猶豫。
「我才不相信他真的敢殺人!!」女孩指著他喊道。校長拉回她的手,「閉嘴,你不懂。道歉就對了。」

幾個本來就不是很堅定的人,看校長那麼堅持,不甘不願地道了歉。
「我時間不多,請問決定好了嗎?」Minho翹著腳,微笑看著他們爭吵。
「Minho,他們還年輕不懂事,不然我替他們跪了,這次就算了行嗎?」校長向他求情著。
「那怎麼行?」
「Minho,沒關係的。」Thomas打斷他,他望向Thomas輕輕嘆了口氣。
「好吧,Tommy說沒關係那就算了吧,但是最好別讓我聽到下一次。再有一次,我才不管你們怎麼道歉。」Minho起身,拍了拍站在一旁Chuck的肩,「謝謝你告訴我,如果再有下次直接到我班上跟我說。」
Chuck一句話也不敢說,就猛點頭。
「回家吧,Tommy。」

「為什麼一開始不說?」Minho打破沉默。
「我知道你會生氣,我不想把事情鬧大。」
「他們都告狀告到校長室了,你還不想把事情鬧大。」
Thomas沒有回話。
「有受傷嗎?」
Thomas搖了搖頭,「他們傷不到我的。」
「都過了這麼久還是沒辦法待在小空間嗎?」
「我覺得我呼吸不到空氣,我想到以前被關在裡面的那種痛苦。我就沒辦法冷靜下來。」
「嘿,沒事的。以後不會有人動你了。」他握住Thomas微微發抖的手,「我們去買蛋糕吃吧,今天Newt就回來了。」
Thomas點點頭。

「Minho,你到底要不要起床?」Thomas站在樓下吼道。
他拉回他的思緒,在那之後又過了六年了阿,Thomas現在好像已經對密閉空間沒什麼反應了。
他揉了揉眼睛,走下樓,只見Newt和Thomas一邊吃早餐一遍討論球賽。
「早阿。我以為你沒有要起床了,正準備拿公文砸死你呢。」Newt回過頭來說。
「拜託別這麼殘忍。」他打開冰箱,拿出麥片和牛奶,「唉你記得你以前都沒什麼表情而且超聽我的話嗎?」
「你是睡到腦子壞了嗎?」Newt翻了個白眼,Thomas聽到Newt的回覆,在旁邊偷笑。
「是真的,我真的有印象你以前都面無表情,我說什麼你都不會反駁我。」
「你是夢到的吧。」
「Tommy以前也很可愛,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哦謝囉,你這樣講好像老人喔。」Thomas笑嘻嘻地回道。

他們三個就是這樣每天按三餐吵架拌嘴,他們大概一輩子都會這樣吵下去。

- - -
這裡是好久不見的razushi。
不知道算不算瑪麗蘇因為真的是我寫爽的,
如果發生霸凌也請不要威脅校長。
一直都很喜歡大三角,所以自己產了,希望大家喜歡。

评论(2)
热度(29)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