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zushi。ラズシ。
soraru廚。Hail Stony。雜食。 Dylan。
錯字王,從來不會取名字。
主要二創,原創。

哈跩(雙結局

*ooc

*自我流感情觀

00.

「收回你的話,Malfoy」他頓了頓,「你我都知道我們不只是玩玩的。」

「哦我當然只是玩玩的,玩弄大聖人的感情特別有成就感啊。」輕浮的嗓音。

 

他直視著他的雙眼,那綠色雙眸藏不住怒氣。

他用長長的袖子遮住顫抖著的手。

他必須完美的掩飾自己,他必須讓哈利波特相信跩哥馬份從沒付出真心。

 

「為什麼?」其實他有很多想問很多想說的,可是他對上熟悉的灰眸卻什麼也說不出口,只擠出了一句單音節的問句。

 

因為你是哈利波特,你是黑魔王的敵人。

因為我是跩哥馬份,我是食死人的一員。

因為我們本來就只能是敵人。

 

「沒有為什麼。」

他輕聲說,垂下眼簾轉過身往外走。

 

他看著他轉過身,不知為何他有種預感跩哥這一走就不會在回頭了,所以他向前他拉住他,在他開口說話或是下咒前堵住他的嘴。

「唔……」他知道他應該推開眼前的人,咒罵他之後拂袖離去,可是他沒有。他任由哈利翹開他的牙齒,舌尖滑過他的上顎。

 

讓他再沉溺一下,然後他會做所有該做的事。

 

然而他左臂的刺痛感,提醒著他多待在這一秒都有可能害死他自己或是哈利。

他用盡全力推開他,撇過眼不去看他驚愕的表情。他一句話也沒說便頭也不回的逃離那裡。

逃離哈利波特。

 

01.

夜空中繁星點點,腦子裡的思緒亂糟糟的,他想他需要談談。

準確來說,他需要和哈利談談。

 

然後他聽見腳步聲,他沒有回頭,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天文台的人,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哈利波特了。

 

「呃,你還好嗎?」哈利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這麼緊張了。

 

「嗯。」哈利所造成傷的確已經癒合了,但是他一點都不好。

 

哈利坐在他旁邊,他想沒有收到滾開之類的回覆應該就是好的開始吧。

他看著天空,眼角餘光不斷觀察身旁的人,月光照在他鉑金的頭髮上,他知道跩哥消瘦的臉上掛著黑眼圈。

 

「你愛她嗎?」跩哥突然開口問。

 

「恩……」他歪著頭試圖猜測跩哥的意圖,但跩哥目不轉睛的看著天空,不給他任何一點線索。

他愛金妮嗎?

「我不知道。」

「哼。」

他聽見跩哥的輕笑聲,如果照狗血劇演的話,接下來就會問「那我呢?」,哈利心知肚明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我想談談。」他頓了頓,「就靜靜聽我說好嗎?」

 

沒有等哈利回答,跩哥就逕自說下去。

 

「我想說開來,不管以後我們還有沒有機會,我都想說開來。」

 

他吞了口口水,繼續說,「我們雖然平常就在吵架,但只要一牽扯到父母,那完全就是另一個層面了。」

 

「我明白那是你的死穴,就像你明白我一樣。」

「但你從來沒明白過為什麼對吧。」

 

他渾身僵硬,他的確從來沒明白過跩哥為什麼那麼維護魯休斯。

「你覺得我會不清楚我爸是怎麼樣的人嗎?我當然知道。」他吸了口氣,「但是在怎麼樣,他都是我的父親。」

最後一句話,輕如耳語,哈利卻覺得他被這句話重擊。

「我知道你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能站在你那裡,我知道你覺得我背叛了你。」

「但是你有想過嗎,哈利」

他看見跩哥的手顫抖著,他想伸手握住他,卻無法動彈。

「我會犧牲一切保護我的家庭就如同你會犧牲一切保護你的朋友。」

「我不想指責你,我只是得告訴你。」跩哥吸了口氣,「我痛恨一切,痛恨無法放下的自己。但我不知為何就是無法痛恨你。」

 

跩哥站在哈利眼前直視著他。

哈利站起身,他知道他的手也在顫抖,但他還是抱住他,「對不起。」

 

「儘管我屬於那一邊,但我還是相信你會贏的。」跩哥笑了笑,「戰後,若是你還想和我在一起,就來這找我吧。想和金妮衛斯理共度餘生就別再來打擾我了。」

 

03.

跩哥馬份圍著墨綠色圍巾靠著欄杆往外看,他不太確定自己是否希望哈利出現。情感上他是希望的,理智上他卻明白,哈利不出現對兩人其實都是最好的選擇。

冷風不停的吹著,卻無法讓他確定自己該往哪走。

仗打完了,馬份家族因」」為立場糢糊而被大家排斥,支撐起家族的重擔落到唯一的兒子身上。

他現在面臨到是否要放棄學業的抉擇上。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多愁擅感的史萊哲林」,他一向被這麼形容。他自己也明白他容易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而退縮。

 

「呼……」他嘆了口氣,呼出的熱氣化為白煙消散在空中。他該走了。

 

他解下圍巾,看著仍帶著溫度的圍巾。

哈利波特做出了抉擇。

所以他走了。以感情為重的史萊哲林也走了。

-

哈利氣喘吁吁的往天文臺跑,空氣中瀰漫中酒精的氣味,祈求著他心心切切的人還待在這。

早已過了他們約定的時間,他之前不是沒有遲到過。但是從沒遲到這麼久過,太陽都快出來了吧。

 

妙麗拿著一手啤酒出現時,他的確非常驚訝。

「你這幾天看起來心情很糟阿。」她看著他理所當然的說著。

 

他們喝著酒隨意聊天,榮恩突然提起金妮,而他也許是喝茫了,將一切都說了出來。

然後他和榮恩大吵了一架。

「你以為我會讓你掉進那隻雪貂的陷阱裡嗎?」榮恩一手拿著啤酒,擋在門口。

 

「榮恩,你醉了!冷靜點。」妙麗在一旁試圖拉住榮恩。

「我沒醉。他才醉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他,我也沒有逼你喜歡他。我是把你當朋友才告訴你的。」

 

「我不喜歡他,你也不喜歡他阿。他也不喜歡我們阿。他跟我們是不同陣線的唉。」

 

「仗已經打完了,還有不同陣線這件事嗎?」

 

「如果你忘記了,那容我提醒你他那時也和克拉跟高爾在那想要你的命阿。你就不怕他特地在晚上約你然後幹掉你?」

 

「那也是我的事。」他看了看手錶,和跩哥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

 

「所以你要我放你去送死?妙麗,都這樣了,妳還不打算阻止他?」

 

「哈利是成人了,他想和誰在一起是他的自由。」

 

「……」哈利看著他的紅髮朋友,他的朋友很棒,唯獨這一點讓人無法接受,「你真的不打算讓我過?」

「沒錯。怎麼?你要為了那位馬份先生攻擊我嗎?」濃濃的嘲諷感。

 

「我累了。」他丟下一句話,便往寢室走。他聽見妙麗在後頭為他說話,聽見榮恩大聲辯解。

他嘆了口氣,他只希望榮恩趕快睡,他才能偷偷溜出去。

 

其實他是和金妮聊過後才下定決心的。

 

「就好好去愛他阿。你知不知道要遇到你愛的人也愛你是多麼難得的事。」

 

現在他對於金妮除了愧疚就只有感激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聽見榮恩爬上床的聲音。他又在等了會,才套上隱形斗篷跑出去。

到了天文臺,果然沒有看見熟悉的身影,只看見一條熟悉的圍巾。

那條他之前聖誕節送給跩哥的墨綠色圍巾。

 

他抓起被遺棄在地板上的圍巾,跩哥在這裡一個人等了多久呢?

 

拜託跩哥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除了祈求還能怎樣呢。

然而他早上去吃早餐時卻怎麼樣也找不到跩哥。

他衝去寢室拿出他的劫盜地圖,卻發現他找不到跩哥的小點。

他只好跑去問麥教授,得到了答案。

 

跩哥休學了。

 

他預測過很多答案,卻從沒想過這個。

所以你是打算從此再也不和我見面了嗎,跩哥?

【HE】 【BE】

微博走這邊 【he】【be】

情人節快樂,這裡是拼命敢死線最後敗在網路不給力的razushi。

這告訴我們要嘛就拖久一點,要嘛就提早寫,趕到我都想衰電腦了。

沒要校稿所以有錯趕緊和我說,謝謝大家。

硬是要拖到開學才肯趕稿的我也是沒救了拉((


權限問題已解決!造成大家的困擾,不好意思。

至於翻牆的問題,可能要等我回家才能解決,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這麼晚才補上微博地址,讓大家一顆心懸著,真的非常抱歉QQ

评论(12)
热度(19)

© razush: | Powered by LOFTER